九州体育
中国西藏网 > 文史

墨脱筑路记(下)

李伟 发布时间:2018-01-11 09:42:00来源: 三联生活周刊

新公路

刚翻过嘎隆拉山口,于大涛就看见了一具藏民的遇难遗体。那是2001年的7月13日,作为波密通往墨脱的必经之路,海拔4700米的嘎隆拉山口还没有到融雪的季节。死去的藏民靠在一个大石头背后,应该是翻山时遇到了暴风雪而遇难?!敖街拔以贕oogle上搜索‘墨脱’,只有100条左右的中文信息,都把墨脱形容得很恐怖。我们觉得这个地方非常神秘。结果第一天刚进山就看见这个场景,大家心里十分不是滋味?!庇诖筇位匾渌?。

经过30多年的努力与失败,政府从未放弃修通墨脱公路的计划。于大涛和他的同事们来自隶属中国交通建设集团的中交第二公路勘察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下称“中交二公院”)。2001年,中交二公院派出了工可研究项目组,兵分两路,对墨脱公路新一轮建设做第一次可行性研究。现在作为中交二公院第一勘察设计分院书记兼副院长的于大涛,当年是踏勘桥涵专业负责人。

事实上,虽然看上去旧路已经荒废,但修通墨脱公路的呼声从未停歇?!岸杂诟憬ㄉ璧娜死唇?,墨脱不通公路,就像根刺一样卡在我们心里?!敝薪欢旱谌辈焐杓品衷菏榧呛蜗戎靖嫠呶颐?,每年西藏自治区人民代表大会都会有墨脱修路的提案,西藏各级政府、军方,都多次反复提出建议;像交通部副总工王玉,当时广东援藏干部、墨脱县委副书记许晓珠等人也在不断呼吁,“墨脱本身有强大需求,技术又有相应提高,各种机缘结合在一起启动了这个项目”。

 

护路工人在墨脱公路某路段的峭壁上施工

一个现代工程要启动,需要先进行工程可行性研究,做出大的路线方案,比如公路具体从哪个方向进入;国家批准后,再进行初步设计,制定局部方案;最后做施工图设计,让施工单位照着钢筋图等施工图纸来建设。经过此前30年的努力,人们对于修路与养护的艰巨性有了更清醒的认识。墨脱公路最大的特征,是在各个环节都面临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并极大地拉长了整个建设时间。

2001年的首次踏勘持续了3个多月。此前专家组首先根据区域地形,结合前人研究的经验和教训,拟出了8条可能的路线方案,根据遥感卫星影像判释成果和以往建设经验,将一些地质灾害频发、过于靠近中印实控线的方案放弃,最终选定了3条踏勘方案。两个小组一个走沿江线,即顺着雅鲁藏布江进入墨脱。另一组先走波墨线,即波密扎木镇翻嘎隆拉山进入墨脱,再走派墨线,即从墨脱向西,翻越多雄拉山口至派乡。经过2001年的徒步考察后,沿江线因为地处地质板块缝合线,沿线地质灾害众多(局部平均达2.15处/公里),一路都是悬崖峭壁,工程量极大,而且会破坏雅鲁藏布江自然保护区而被否定。这个结果和吴殿康的结论一致。

派墨线虽然路程最短,也是当地人常走的出山线路,但是不具备输入机械、人工的便道,一路上也没有物资来源,因无法控制工程工期也只能放弃。最终选择还是回到了老的波墨线上。

随后进行的初步设计,遇到的一大障碍是数据空白。第一批踏勘小组中的邓涛,现为中交二公院科技发展部主任,他所在的部门对波墨、派墨线都进行了测绘:“墨脱没有大比例尺地形图,都是十万、二十万分之一的地形图,我们管这个叫神仙图——谁都没有去过,像神仙画出来的一样。我们不知道当地的断层、滑坡、泥石流等自然灾害情况,不了解气象状况,水文上百年一遇、十年一遇的洪水有多大也不知道,而且那里跟内地不一样,不只是当地本身的降水,喜马拉雅山上的冰川融水也要汇集进去。这些数据的统计应该是科学界做的事情。我们在内地的工作是跟相关部门直接搜集,如果精度不够,再自己去测。但在墨脱,我们只能从零开始自己做?!?/p>

邓涛和同事采用的是Ikonos卫星测绘与航测相结合的方式,在内地的工程中,最常用的是使用后一种飞机测绘,但在2003年开始的正式测绘中,飞机只飞了嘎隆拉山以北地区——南边一方是印度控制区,无法派飞机进入;另一方面,常年阴雨的气象条件也不允许飞机飞行。中交二公院在当时刚刚引进卫星测绘技术,就直接应用在了墨脱。

“当时我们开展了交通部的研究课题,是行业里第一次用卫星定位测量信息?!钡颂谓馐?,用卫星大面积的宏观测量早就有了,以前叫遥感,现在是测量,精确到地面1平方米范围内,比对连续几年的拍摄影像,能发现几年内发生过的地质灾害。因为墨脱公路的脆弱性,测量人员必须把一路上的灾害点都统计出来,整个工作一直从2003年持续到了2005年:“工作量肯定是不同的,就像扫办公室,用拖把两分钟就拖完了,用牙刷来扫,每个缝隙都要抠,肯定很久也做不完嘛?!?/p>

何先志作为墨脱公路的项目经理,2005年接手了随后的工程,但从他加入到真正施工,中间还是足足等待了4年时间?!?005年我们自己的技术人员进去布线,工作还是从扎墨公路的工程可行性研究开始,开了很多论证会,反复修改线路,从2005到2007年差不多持续了3年时间,正常在内地,半年时间就够了?!?/p>

波墨线最大的特征是“南通北阻,北通南阻”,嘎隆拉雪山每年11月到次年7月都是大雪封山期,大大压缩了公路通行时间。在雪山上开隧道,变成了延长年通车时间最有效的方式。于大涛回忆,国内工程界的隧道技术一直在不断进步,在他1991年参加工作时,高海拔长大隧道的建设设计属于高难技术课题,这也是前几次筑路工作对嘎隆拉雪山无计可施的主要原因,到了10年后,国内长隧道的经验已经非常成熟。打通嘎隆拉山,缩减盘山道长度,便成了这一次筑路的第一选择。

现任中交轨道交通设计研究院副总经理的乔春江接受本刊采访时说,嘎隆拉雪山可算是“五毒俱全”:“平时我们工程上一般只能遇到一个或两个问题,在这里除了没有瓦斯爆炸的问题,剩下隧道的技术难题都遇到了?!闭舛稳?315米水泥混凝土路面的单洞隧道,乍看上去可谓简陋,但乔春江介绍,隧道整个是开在一块完整的断块山上,避开了周围的断裂带和断层;内部建造了十分复杂的排水系统,解决了当地积雪融水、山体承压水、降水、岩缝透水几项相加的巨大出水量问题;隧道入口是寒冷的高原季风气候,出口处是亚热带湿润气候区,两边空气在隧道内形成对流,隧道贯通后,甚至明显发现52K处雪量增大?!霸谀诘胤篮颐怯霉缛人?,但在墨脱,这种花哨的设备完全不适用,在那里施工,最主要的是因地制宜?!鼻谴航屯赂纱嗌杓屏艘桓龇篮?,晚上罕有行车,就直接关门保温。

隧道是这次修路纲领的最集中体现,对于整条路而言,“认识它的复杂性后,我们用什么等级标准来匹配它的自然环境——这是我们花费最多时间和精力的地方”。何先志最怕现在沸沸扬扬的新闻报道过高提升大家对这条路的期望值,真正看到路本身,恐怕绝大多数人会大失所望——这条路整体评级是“不三不四”,隧道内是三级公路,更多的地方,是跟乡道一样的砂石路面的四级公路,甚至是等外路。这条路大部分路段5到6米宽,可以让小车会车,悬崖路段最窄处只有4米或更窄。

看上去平淡无奇,但修路的辛苦也在于此?!拔颐遣豢赡芨谀诘匾谎?,遇到障碍就开山、架桥,里面脆弱的地质环境不允许这样大修大建。常规的路勘测完之后,制定一个标准,从头到尾修就可以了。一般项目我个人去一到两次就行,墨脱路每个点都要去看,判断不同的应对方式,墨脱修路期间,我自己去了不下三四十次?!焙蜗戎疽月访嫖?,扎墨公路光是路面就是5种方案的综合,隧道内是水泥混凝土路面,过了隧道之后,雨量逐渐增大,加上投资的限制,就以砂石路面为主,降水多也不容易泡坏,一旦雪崩、滑坡下来,可以直接用推土机去推,不用像沥青路那样担心推坏。泥石流高发地段使用的则是条石路面,此外还有过水路面和沥青砼路面两种。

山谷条件限制,新修的扎墨公路利用了旧公路85%的路址,其余部分为避让灾害更换了路线。新路不只拓宽路面这么简单,整个工程都是重新翻修,除了路面不同,路基里遍布数目庞大的盲沟、小涵洞、丁坝、顺坝。墨脱某些区域每年降水量高达4000到5000毫米,是海南省的两倍,这些重新设计的排水系统能迅速疏导降水,直接减少水毁等危害。下边坡的挡墙,从过去脆弱的木头排笼变成钢性挡墙,一旦遇到塌方,新增的养护队及时把表面堆积推走,下面的公路立刻可以继续使用。

乔春江给隧道预留了通风和节能LED照明设备,说是预留,是因为这里尚未通电。当地生活用电尚且不足,而且距离太远。电线牵过来,到施工地时电损几乎吃掉了所有的电力,之前施工只能高成本自己发电。乔春江相信,未来这些设备都会派上用?。骸暗钡厮茏试春芊岣?,但过去大型设备、水泥等都运不进去,利用不起来。现在通车的大问题解决后,其他问题就好解决了?!?/p>

中交二公院成立了研究所,专门做卫星测绘项目。当年邓涛科研的新技术现在已在沙漠、边境、海外等地的工程中广泛使用。从测量的角度讲,邓涛觉得扎墨公路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以后还需要接着追加投入,继续建设:“我希望有科学界的朋友能进去,测量出灾害的成因和规律,把问题搞得清楚一点,我们在这个基础上才能提高路的等级,把桥修得高一点,把危险地段跨过去?!?/p>

完成前期工作后,新的墨脱公路在2018-01-11正式开始施工。路线起于波密县扎木镇318国道与老扎墨公路的交叉点,跨越波斗藏布江、金珠藏布江等6条江河,以隧道穿越嘎隆拉雪山,经米日和马迪村到达墨脱县城莲花广场,路线全长117.278公里。其中嘎隆拉雪山实施3315米隧道新建方案,与原翻山路段相比,可缩短里程约24公里,不仅能有效避免雪崩等公路灾害对交通的影响,还将年通车时间由原来的三四个月提升到八九个月。其余路段尽量在原墨脱简易道路的基础上整治改建。

2018-01-11,波密县通往到墨脱的公路正式宣告通车。墨脱终于连入了中国的公路网。这条每公里3.1处自然灾害的公路,一共施工了4年半的时间。对于中交二公院而言,它的修建则持续了12年。何先志至今还常常往墨脱跑,每年起码去3次,一共去了8年。这样的频率,也成了他个人职业生涯之最。

新的技术,使以前束手无策的难题逐渐解决。现代化的演进,就像一个水涨船高的过程。墨脱不可能始终闭塞下去,变化总在潜移默化中发生。

2001年,于大涛走到墨脱时,全县只有两部能打出去的电话。他在墨脱认识一名藏族警察朋友,年轻的小警察那时只能半年收一次女朋友的来信,一次来一大堆。而现在墨脱早已有了手机信号,再也不用像于大涛当年那样,十天半个月走到开阔地才能给提心吊胆的家人报一次平安了。李莉、张雪明和他们的战友们,也正在策划坐车去墨脱,前往他们30年多前抛洒青春,但从未真正抵达的目的地。

(责编: 李元梅)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